新濠天地官方网

来就一起听书网2017-08-08 14:04:30

  “有了这个声儿,今后的生活更精彩了!”85岁的籍慧真在抗战时期曾是村里妇女救援队负责人,她高兴地告诉记者,自己识字,很快就学会了这个“新玩意”。

  籍慧真老人一人独居,4个儿子和2个女儿都在外地做活,平时独来独往。拿到新设备后,老人十分高兴,不停地教其他老年人如何使用。她还拿出包装盒内附带的老花镜,对志愿者说:“别看我岁数大,但我眼不花耳不聋,老花镜还是给其他需要的老同志吧!”

  活动发起方北京乐善公益基金会监事长周玉川对记者表示,农村留守老人日常生活比较清苦,对物质没有过高要求,同时由于农村文化娱乐活动匮乏,精神文化生活也比较单调,他们大多数过着“出门一孤影,进门一盏灯”的生活。 山西省武乡县丰州镇松庄村位于太行山西麓的革命老区。 邢翀 摄

  “调查显示,半数留守老人存在心理压力和孤独感,并出现焦虑、烦躁、压抑等不良情绪。”周玉川说,希望有声设备能够真正为留守老人们带来高品质的精神文化体验,有效减少孤独感,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让留守老人切实感受到大家庭温暖。

  说着说着,籍慧真老人眼角泛起了泪花:“感谢政府和社会力量不忘老年人,给我们送来温暖,让我们的晚年生活更加精彩!”(完)

  【聚焦十九大】十九大十九问:中共的国际“朋友圈”有多广?

  中新社北京10月20日电 题:中共的国际“朋友圈”有多广?

  中新社记者 蒋涛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在举行。据官方资讯,截至20日,外国领导人、政党和组织陆续发来贺电或贺函近400份,集中呈现出中共党际外交的“朋友圈”。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中共的国际“朋友圈”有多广?据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数据,中共已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建立不同形式的交往和联系。通过党际交往,让世界了解中国共产党。

  成立之初,中共“朋友圈”就有了国际性。一大召开时,共产国际的代表即出席会议。战争时期,中共对外工作使其赢得国际进步力量的支持。1931年9月,中共和日本共产党联合发表宣言,强烈反对日本强占中国东北三省。1936年6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到陕北苏区采访报道,其撰写的《红星照耀中国》让世界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加拿大人白求恩来到中国,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救死扶伤,增进了中共与进步力量的友谊。

  新中国成立后,中共成为执政党,设立专门机构维护和拓展国际“朋友圈”:1951年初,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成立,王稼祥任首任部长。其主要联络对象为东方国家共产党。中共八大之后,中联部的架构基本成形。自此,中共党际外交更加主动。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共与各国各类政党的交往,超越了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差异。中共代表团首次应非洲国家民族主义执政党邀请,访问非洲10国,行程70天。1984年5月,邓小平会见来华访问的德国社民党主席勃兰特,成为中国共产党同西欧社会党发展关系的里程碑。

  进入新世纪,中共国际“朋友圈”更注重对话平台。2004年,第三届亚洲政党国际会议在华举办,这是中共首次举办大型多边政党国际会议,此后又多次举行亚洲政党专题会议,中共对外交往进一步机制化。

  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党的对外工作是我们党的一条重要战线,也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此为引领,中共“抓政党、抓调研、抓人脉、抓形象”,拓展对外工作发展空间,逐步形成政党外交、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有机结合的新格局。

  近年来,“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成为对外阐释和传播中共理念、与世界对话的权威平台。2016年该对话会在重庆举行时,50个国家的72个政党、30多家智库的300多名代表与会。同年,中共120余个各级党际出访团组走出国门,接待300余个国外团组来访。

  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表示,中国的发展不断为世界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中共的执政理念也备受世界瞩目。站在世界地图前,中共的国际“朋友圈”将越来越广。(完)

  中新网福建平潭10月20日电 (记者 林春茵)福建平潭综合试验区管委会20日宣布,聘任包括李复甸、李念祖、李永然、林新强、石立炘、王则左等6名港澳台知名仲裁法律界人士为法律专家顾问。

  这是继今年3月14日,海峡两岸仲裁中心、平潭综合实验区人民法院、福建省企业法律工作者协会共建涉台、涉自贸区多元化纠纷解决工作机制之后,海峡两岸仲裁法律领域深度合作又一个具体进展。 第一届海峡仲裁论坛现场。 念望舒 摄

  在上述3月间构建的涉台多元化纠纷解决工作机制中,首聘49名两岸专家为咨询顾问、调解员,为涉台、涉自贸区的疑难案件提供法律查明等服务。业界评价为“两岸仲裁领域的首次创新”。

  业界观察认为,大陆研究突破两岸法律法规层面障碍,积极有效解决涉台民商事纠纷,重视台商台胞的权益保障,探索赋予台胞平等待遇,可见一斑。

  据悉,海峡两岸仲裁中心是大陆唯一一家涉台仲裁机构,于2015年12月29日成立,目前已聘请近200位资深法律人士担任仲裁员,其中台湾地区25位、香港20位、澳门4位。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秘书长、海峡两岸仲裁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王承杰当天受访表示,涉台、涉自贸区多元化纠纷解决工作机制以及涉台、涉自贸区法律查明机制自建立以来,运转顺利并取得零的突破,第一个台湾法律查明案件已经完成。

  当天,海峡两岸仲裁中心还与福建省台商投诉协调中心、福建省海事技术协会在平潭举行多元化纠纷解决工作机制签约仪式。

  海峡两岸仲裁法律界合作引发学界业界密切关注。当天在平潭举行的第一届海峡仲裁论坛就吸引了超过200名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仲裁法律界知名专业人士出席。

  该论坛围绕法律融合与共同家园建设、中华文化圈下营商环境塑造与争议解决、经贸仲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

  对福建先行先试两岸仲裁司法交流合作,福建省贸促会会长陈震分析称,福建以区位优势持续发力整合海峡两岸经济法律资源,目前已有包括海峡两岸仲裁中心在内的三家涉台或涉外仲裁机构在福建省设立分会,为企业解决纠纷提供了仲裁的选择。

  台湾中华仲裁协会名誉理事长李念祖则在当天受访中,多次强调平潭在两岸仲裁司法融合中先行先试的重要性。他认为,平潭可创造机会让更多的台湾仲裁员、调解员参与到大陆的仲裁、调解事业,“平潭发展可为两岸经济、文化、社会、法律发展带来新的互动模式。”

  数据显示,平潭目前注册台资企业近900家,3000多名台胞在平潭就业生活。14名台湾专才受聘参与实验区公共事务管理。

  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主任林文耀援引以上数据表示,平潭“综合实验区、自贸试验区、国际旅游岛”三大发展机遇独一无二,期待来自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的法律智慧和法治力量,携手把平潭打造成海峡两岸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重要的仲裁法律交流常设基地。(完)

  中新网10月20日电 三人行广告以“成就数字化时代具有全球影响力、深受用户喜爱的伟大品牌”为使命,二十年时间成长为中央电视台最大的广告代理机构,旗下代理的品牌占据了2017央视“国家品牌计划”入围企业总数的三分之一。这家专业服务公司在“携手央视、服务客户”的过程中,抵御了一次次增长的诱惑,始终坚守客户的利益。究竟是怎样的信念,让三人行赢得了与中国品牌共同进步的机遇?面对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三人行又在如何思考、探索品牌传播的未来?

  2016年11月8日,北京梅地亚中心中央电视台广告资源招标会。

  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揭晓了首批入围“国家品牌计划”的客户,10家TOP合作伙伴和8家行业领跑者中,有6家企业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同一个代理机构——-众成就数字传媒旗下三人行广告公司。

  之后不到一年时间,这家央视最大的广告代理公司所服务的央视“国品计划”客户增加到9家。在央视最重要的广告项目中,三人行的客户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

  创立于1997年的三人行广告,到今天已经先后服务了200多家国内外知名品牌,它自身也成长为中央电视台4A级广告合作伙伴。这二十年,一批批中国品牌迅速崛起,从弱到强。三人行在交织着发展与变革的时代中,寻找着更高效的品牌传播之道。 (图为2017年9月7日,众成就集团主题为“破局而生”的高端论坛现场)

  【一、客户最大的利益就是品牌成长】

  北京北三环,众成就集团简洁、开放的办公区,更像是一个大型图书阅览室。这里的整体设计出自日本著名设计师黑川雅之之手。

  早上八点,员工们已经从每一天的早会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个上班时间,在整个广告行业里都是最早的。这样的时间要求,源自三人行广告对自身的定位。广告代理本质上是一个服务业,任何时候也不能落在客户后面。

  实际上,这个时间,三人行广告创始人、众成就数字传媒董事长胡栋龙已经工作了三个多小时。他的作息时间从每天早上四点钟开始,看书、处理工作、跑步兼思考问题,还有与家人的早餐。当他走进公司,已经工作了三个多小时。他说:“广告业需要与客户及时地沟通,这个属性决定了广告人的工作时间应该尽量早一些。”

  不仅在工作时间上,三人行很多看似另类的管理规则都出自对客户的专注和尊重。

  作为一家广告代理公司,它既不考核利润目标,也不考核营业额目标,反倒更看重客户愿不愿意续约。

  胡栋龙介绍,这条原则就像三人行的军规,坚持了二十年从未改变。“我们更关心客户的长期性,跟客户讲,能省就省,能少投就少投。我们光考虑自己的利润,必然会伤害客户的利益。”与众不同的考核目标背后,是三人行看待客户与众不同的角度。

  为了帮客户在最合理的投入下获得最好的广告效果,三人行还在央视的各代理公司中,第一个开创了隔日投放的方式。这样客户只用花一半的钱,就能获得三分之二甚至更高的传播力。

  在广告代理圈里,三人行与客户融洽的关系,已经成为一种传奇。胡栋龙看来,对客户的敬重,为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服务,支持着公司把广告业务做到了今天。“客户做的事情,以及他们的品格、企业家精神鼓舞我。帮助他们成长就是我们实现梦想的一种方法。”

  三人行的很多员工都对客户的故事如数家珍。历经百年风云的长安、专注于洗涤科技的蓝月亮、致力于放心粮油的金龙鱼、热情诚恳的劲酒……。从很多交往细节中可以感受到,这家代理公司与客户之间不像是甲方乙方,更像是朋友。建立这份信任的基础,首先是价值观的认同,因为如果不能赢得三人行发自内心的敬佩,就不可能成为三人行的客户。

  “跟你自己喜欢的客户,你自己敬重的客户长期合作,然后客户也尊重你,支持你共同成长,这种快乐是钱买不来的。”从胡栋龙的语气里,似乎能找到大卫•奥格威的影子。这位世界公认的“广告教父”曾经说,“绝不要制作不愿意让自己太太和孩子看到的广告。”胡栋龙对客户也有同样的选择标准:“我服务的所有客户产品,我要我能用,我的孩子能用。否则,我不会做它的代理。”

  梳理三人行二十年来服务过的二百多个中外客户,会发现里面绝没有一个小品牌。胡栋龙介绍说,三人行其实并不看重客户规模大小。公司最早的客户——喜之郎,虽然算营业额不算大,但专注于小食品,做成了果冻第一品牌。二十年来,双方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宁可要大品牌小企业,也不要大企业小品牌,如果没有品牌意识,即使再大的企业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客户。”

  三人行选择客户更像是在选择朋友和合作伙伴,企业是否顺应国家发展的潮流?是否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是否有一致的品牌理想?都在衡量范围之内。这样筛选下来,被放弃的客户是实际客户数量的好几倍。但三人行对此却并不惋惜,因为选择正确的客户,帮助客户的品牌成长,公司自然就能得到发展。

   (众成就数字传媒集团董事长、三人行广告创始人胡栋龙)

  【二、央视“国家品牌计划”是中国企业成就数字化时代具有全球影响力、深受用户喜爱的伟大品牌的最佳选择】

  今年9月7日,在众成就集团主题为“破局而生”的高端论坛上,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任学安和三人行广告所代理的长安汽车、天猫、金龙鱼、蓝月亮、比亚迪、云南白药、劲牌、力诺、方太等9家央视“国家品牌计划”入围企业领导人悉数登场,就“国家品牌计划”的战略、理念、规划和提升进行了深入探讨。

  论坛会场之外,三人行为每一个服务的“国家品牌计划”客户精心制作了品牌历史展板,穿行其间,令人触动的不仅是展览所呈现的厚重仪式感,更是三人行对中国品牌成长的思考维度和责任意识。

  一年前,当央视“国家品牌计划”刚刚提出来的时候,三人行却一度对这个项目打上问号。当时,“国品计划”如何定性?如何实施?提供什么样的资源?都尚未明确。作为专业服务公司,三人行首先要替客户考虑其中有没有风险。甚至当2016年10月25号去给劲酒客户提案时,三人行还建议“国品计划”暂时不用考虑,客户也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分析结果。然而,当三人行团队回到宾馆,对提案进行复盘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个结论有漏洞。

  “觉得不对,这个项目有价值啊。”胡栋龙回忆说。当时,央视“国品计划”仅仅是实施细节尚未出来,但以传统电视广告效益来评估,它就已经极具价格优势,而且“国品计划”设定严格的准入门槛,此外除了广告播出之外,还有更为广阔的品牌传播空间。用“物有所值”、“名符其实”、“物超所值”三个维度来衡量,就会发现“国家品牌计划”远远超出传统的广告投放计划。

  第二天,冒着可能让客户不满的危险,三人行团队仍然果断推翻了自己前一天的方案。他们给客户的选择非常简单明了,只要2017年的广告预算够,就一定要参加央视“国家品牌计划”。

  三人行对“国家品牌计划”的坚定信心,也出于与央视长达二十年的良好合作。国内广告代理行业都知道,央视广告返点低,而且政策透明,操作规范,如果只做央视代理,并不能带来特别高的额外利润。可三人行从2006年起就将央视作为唯一的电视投放平台,并且连续多年位居央视代理公司排名第一。

  和央视结下如此深厚的缘分,就因为三人行看好这个平台诚信透明,符合客户的长期利益,它独具的公信力、影响力、传播力,在纷乱的媒体市场中更是稀缺的资源。

  “企业没钱就上央视,钱少了就上央视招标段,预算更不足就上最好的时段。”二十年前,胡栋龙的这个论断曾在广告界流传一时。时至今日,三人行认为这个逻辑依然成立。品牌只有具备公信力,才可能赢得用户喜爱,进而走向伟大。今天,尽管传统媒体被集体唱衰,但央视的权威性和“国家品牌计划”的公信力,仍然远远超越任何网络媒体。

  基于对央视平台的深度理解,三人行认识到“国家品牌计划”不仅能帮助客户树立品牌形象,而且是一个难得的促销平台。登上这个舞台,不单赢得了品牌价值的倍增,更能获得数字化和全球化传播的诸多机遇。

  【三、台网互动跨界传播,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016年2月7日,晚上8点36分,央视猴年春晚。

  当主持人宣布第一轮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开始之后,短短5分钟互动次数就达到了677亿次,这个除夕之夜互动总量更达到惊人的3245亿次,相当于全球平均每人参与近40次。

  这一年,阿里集团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在三人行的策划与推动下,成为央视春晚唯一独家新媒体互动平台。

  如何在春节举国欢庆、阖家团圆的场景中,实现“分享”的互联网精神、“福气”的良好祝愿与社会正能量的传递,三者之间完美结合?三人行重磅策划了“集五福”、“咻一咻”互动。在这次互联网与电视媒体的跨界行动中,除了设置多轮现金红包发放,还巧妙地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春节祝福当中,设计出“富强福、爱国福、和谐福、友善福、敬业福”等五张福卡。如果用户在零点新年钟声敲响前,集齐5张福卡,就可平分一个超过2亿元的巨额春晚红包。

  三人行策划实施的支付宝“集五福”互动,将抢红包游戏变成了一种新型的社会传播方式,亲朋好友彼此分享“五福”,激励自己、祝福他人,传递着积极向上的道德观念,传播创新激发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新动力。

  事实上,创造这次规模最大的台网互动活动,对三人行来说并不偶然。早在这一年前,三人行就在春晚首开了与互联网联动,展开深度场景营销的先河。

相关搜索